旅行家俱乐部信息
      旅行家俱乐部信息
  • 圈主:风清扬
  • 粉丝: 人
  • 人气:15 关注度
      联系方式
  • 电话:
  • 地址:
NO.152【火车票】| 我结婚了,新郎不是他
2019-08-25 11:23:40 10
  • 收藏

    “  等我到22岁,我们去领结婚证。 ” 

     



    ▶这是南京失恋博物展第152件藏品:火车票◀

    讲述:Cissy

    整理:馆员Even

    声音:馆员知疑


    “张小姐,请问不管是贫穷还是富有,不管是健康还是疾病,您都爱他、尊重他,直到死亡将你们分离,您愿意吗?”  


    2017年4月2日,我结婚了,新郎不是薛先生。


    早上化妆时,我发着呆想,薛先生可能已经坐上了来成都的飞机,薛先生要来砸场子,薛先生会带我走。我看着墙角那双特意让伴娘备的跑鞋,笑了笑。


    可我亲爱的薛先生,直到我含着泪说出了我愿意,直到婚礼都结束了,我都没能等到你。那种失落感,就如同在心上撕开一条口子,撒点盐、倒点酒、消消毒。

     

    我在21岁的时候认识了17岁的薛先生,他有着一见钟情的冲动,我却没有再见倾城的缠绵。


    2012年3月,北京的春天正缓慢地到来,我被学校安排到北京就业实习,他辍学北漂。偶然见面,我对薛先生毫无印象,却没想到第一次遇见后他就开始追求我,几乎每天都在围着我转。可碍于前任、碍于年龄、碍于很多无所谓的理由,我不止一次地拒绝了他。 


    我们的开始,源于一个情不自禁的吻。


    5月21日晚,我喝得有点多,在楼梯口坐着哭了又哭。我一个人,在偌大的北京,想念起成都的春熙路、宽窄巷子以及火锅串串,我不知道该和谁诉说突如其来的孤独和茫然。所以当薛先生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时,我终于卸下一身铠甲,靠在了他身上,他吻了我。


    从那天起,我成了薛先生的女朋友。

     

    ★★

    一个月后,实习结束的我终于要离开北京,回到我心心念念的成都。


    分开后的三个月里,薛先生会每天跟我视频、电话,巨细无遗地报告他的所有行程,他总说他特别想我,想来成都看我,但由于各种原因,他一直没有出现。


    9月2日,我忍不住这磨人的思念,偷偷地买了一张成都到北京的火车票,带着满心的雀跃跨越了2000多公里,终于来到了薛先生的面前,看着他眼里的震惊以及喜悦,我流泪了。


    翻山越岭跋山涉水,不过为了这一刻爱人温暖的拥抱。


    这一年的冬天,我再次来到北京工作,因为有薛先生,我不再觉得北京孤独而寒冷。薛先生把我宠成了小公主,衣来伸手饭来张口,在北京草场地那个不到20平米的昏暗的小房间里,装满了他对我的疼爱。


    2013年6月,我怀孕了。


    我知道我们的情况不适合要孩子,他还没满20岁,我怕他承受不住压力。在北京郊外的那个小医院里,我痛得死去活来,我咬得薛先生的手臂一排一排的牙齿印。从那天起,我常常做噩梦,总是梦见我那素未谋面的孩子,也是从那天起,我有了开着灯睡觉的习惯,可我从来都没有告诉薛先生。


    这样甜甜蜜蜜吵吵闹闹地到了2015年3月,我厌倦了北京的工作环境,决定放弃北漂生活。我问薛先生:“你跟我走吗?”


    薛先生什么也没说,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和我回到成都。我们见过了彼此的父母,我们讨论过婚期、蜜月、孩子的名字,我们都活在彼此的计划里,这让我觉得前所未有的安稳。

     

    成都的夏天格外炎热, 7月,薛先生依照公司安排,要去西安三个月。可说好的三个月,又可能会变成长期蛰伏,半年,一年,甚至更久。


    我明白薛先生是在为了我们的未来奋斗,我要理解和支持。可慢慢地,我们的联系越来越少,薛先生开始说他不擅长的谎,我知道,我们的问题来了,我却不敢声张。


    ★★★

    12月1日,薛先生发来微信,有点陌生的语气,我猜,薛先生劈腿了。


    当他说分手的那一刻,我心里只有一句:我们完了。


    可我始终不甘心,就算哭得肝肠寸断,也想要他一句面对面还能说出的分手。我一个人在人生地不熟的西安南站,摸索着到了碑林,我就那么冷不丁地站在他面前,我明明看到他眼睛都红了,有泪。


    他抱住我说,不分了,我们好好的,等他到22岁,我们就去领证。


    我是真的相信他,我相信他在那一刻流眼泪是真的,我相信他会在22岁和我结婚,我也相信他会解决好那个余小姐的事情。


    可在2016年1月底,我接到了余小姐的电话。她说:“他不要你了,要和我在一起。”


    我终于失去了理智。我在空空荡荡的房间里面,一个人疯了一样地大喊大叫。可到了那一刻我都还固执地以为,只要薛先生没亲口跟我说结束,就还不是结束。

     

    除夕夜,我被无赖客户拳打脚踢,隐忍着一滴眼泪都没掉,却在拨通薛先生电话的一瞬间,哭得像个孩子,我所有的委屈只有在他那里才敢释放。


    听着薛先生心疼又愤怒的语气,我想着这个世界所有的人都会离开我,只有薛先生不会。我知道,他会回来的,他只是迷路了。


    ★★★★

    2月8日,大年初一,一早醒来我上吐下泻,便去了医院检查,发现已经怀孕六周了。


    我打电话给薛先生,问他什么时候回成都,他支支吾吾,没有准确答案。我想既然他不肯回成都,那我就去西安把他带回来。我不是想用孩子要挟薛先生,我是想有个男人可以来撑住我这片要塌不塌的天。


    可我没想到,薛先生是带着余小姐,站在了我的酒店房间门口。我看着薛先生的身影,始终没有把怀孕的事情告诉薛先生,我们哭着拥抱,彼此祝福,终于说了再见。


    薛先生走了,薛先生带着他爱的人走了。我躺在西安酒店那个冰冷的床上想了好久,好久。


    2月17日,我抵达首都机场。站在北京的街道,看着我们曾经牵手走过的街头,坐在我们住过的二楼楼梯口,我想起在北京的那三四年,所有的回忆在眼前回放一遍后,我的眼泪也快流干了。


    那天下午,我从二楼楼梯上站起来买了回成都的票,决绝地回到成都,把薛先生的衣服扔进垃圾箱,安安稳稳地睡了一觉。


    第二天一早,我一个人去了医院,这是我和薛先生的第二个孩子,这是他不知道的孩子。我痛得在床上翻来覆去,一声一声地喊薛先生,却没有人再回应我。


    是啊,一切都是为了我死去的爱情,为了薛先生,为了成全他和她的幸福。

     

    ★★★★★

    2017年4月1日,薛先生发来短信,我慌着神看了一遍又一遍。


    “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。”

    “如果,真的有如果,在西安的那天晚上,我会跟你走。”

    “新婚快乐。”


    2017年4月2日,我的婚礼如期举行。


    彼时,薛先生22岁。


    《一见钟情》

    辛波斯卡


    每一个开始

    毕竟都只是另一个结局

    而情节曲折动人的书

    总是摊开在中间的一页


    曾经星辰是我,海是你

    最亮的星辰落在最深的海底

    后来日出是我,夕烧是你

    永不相见光影交替

    我守着一个秘密

    想要在我最美时刻交付你

    <span style="max-width:



    上一页:NO.153【笔记本】| 我和你只有四季里的回忆 下一页:NO.151【眼药水】| 爱情是没有先后的,Y小姐明白,我也明白
    
    全部评论(0)
    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