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我们
      工作时间
  • 周一至周五:09:00-17:30
  • 周六至周日:10:00-16:00
NO.170【眉笔】| 记得我的好,或者记得我就好
2019-08-26 09:39:36 15
  • 收藏

    从此江湖路远,再不相见” 

     


    ▶这是南京失恋博物展第170件藏品:眉笔◀

    讲述:乐乐

    整理:馆员苏洛依

    声音:馆员江南

    我时常梦见自己一个人站在上海的街头,梦境泛黄而又微凉。


    巨大的孤独感将我淹没,消失在那一串串泡泡中。


    2014年春节,我在陌陌上认识了咔咔,后来加了微信,只是偶尔聊天。


    那个时候我一直有摄影工作,每天都很忙,等到我都忘了微信里有这样一个人的时候,她突然找我了。此时距离我们互加微信已经过去半年多了。


    她知道我是摄影师,想让我帮忙给她和朋友拍一组写真。我开玩笑似的跟她说:你包路费食宿,我免费给你拍啊。没想到,她爽快地答应了。


    821号,我和她们一起到了常州天目湖。


    出行前我并不知道要去水上乐园和温泉,所以没有做任何防水措施,相机不能碰水,写真自然是没拍成。但这次一起游玩,我却对她动了心。回来以后,我们开始频繁聊天。


    和她在一起,源于一个赌注。


    赌约是她发一条单身的朋友圈,看有多少异性会点赞。超过十个赞算我赢,不到十个赞算她赢。赢了的人可以向对方提出一个不过分的要求。


    她发了朋友圈以后,我就发动身边的男生朋友去加她,然后给她点赞。结果很明显,我赢了。我说,“要不然你当我女朋友吧。


    她说,我身上有一个魔咒,跟我谈恋爱的人和我在一起都不会超过三个月。


    我说,那我试试能不能破了魔咒吧。过完圣诞节,看我们是否还在一起。


    九月开学,她在上海,我在南京。5号上海双年展,老师组织我们去看展。我提前一个人跑去上海找她。


    她是个很会玩的女孩子,我不是第一次来上海,却是她带着我将上海玩得透彻。她带我去看她兼职的餐厅,带我去她经常喝酒的地方,还有她小时候住的地方。似乎是想把上海每一处和她有关的地方都带我去一遍。


    917号是我的生日,14号她从上海跑来南京,拎着个蛋糕就站在我面前了。见到她的那一刻,有惊喜也有感动。


    生日过后我要去采风,她窝在我的单身公寓里给我整理行李,收拾东西。买了各种各样的零食,明明不一定会带,却像小孩子春游一样给我装得满满的。


    从来没有一个女生这样对我。她跟别人不一样,她是很特别的女孩子,让我感受到快乐也让我每天都充满新鲜感。


    这只眉笔,就是她走的时候遗落在我家里的。


    妆罢低声问夫婿,画眉深浅入时无。


    那日她对镜画眉的照片还存在手机里,可是那个人却已经离开了。


    10月,我们去西塘玩。她让我给她拍写真,我虽然带了单反,但是因为缺少了很多拍摄辅助器材,我并没有立马按照她的要求拍摄,我答应她回去好好给她准备,留着下次拍。


    平时接一套旅拍的单子,都会帮客户做好前期策划,商量好拍摄的风格等等,在我固执而简单的头脑里,认为对待客户尚且能如此认真,对待女朋友更不能敷衍了事。


    我们大吵一架,从“你连敷衍给我拍照都不愿意上升到“你到底是不是真的爱我


    西塘一行为后面的分手埋下了伏笔。只是我那个时候过于愚钝,错过了最佳的缓和关系的时机。那之后我们的矛盾一直不断升级,因为异地,我的心思都在赚钱和工作上面,对她的关心和照顾少之又少。


    直到有天我发现不对劲儿。我根据蛛丝马迹找到了她出轨的记录,发现她和前男友又在一起了。


    113号,她跟我说了分手。


    在一起的那天是827号,果不其然,我们在一起两个月零八天。没能打破三个月的魔咒。


    和她在一起的那一刻开始,我们之间的关系就是不对等的。我有我的骄傲和自尊,可在她面前,我却是自卑的。


    她漂亮,家里有钱,又很自立,她就是我一直仰望的那种人。我觉得我必须要有足够的经济能力才能和她相配,给她好的生活。


    就是这种直男的愚蠢,这种根深蒂固的想法在我脑中挥之不去。认为未来如果因为不能给一个女人幸福,不能给她经济基础而不敢对她说喜欢是一种悲哀。这种思想一直压迫着我,所以我总是忙着赚钱,就想这辈子遇到喜欢的人能不留遗憾。


    可是我错了。我还是留有遗憾了。


    她是那种个性独立的女生,不爱了就是不爱了,分手分得干脆,拉黑也很干脆。


    我还是放不下她,在我微博几万粉丝里面一个一个地找,找到唯一一个她的朋友,再通过那个女生的微博关注人里面去找已经改了微博名字的她。我看着她每天更新的微博,想象着她的生活。没有了我,她的生活依然精彩。


    有一天,看到她发了一张图片,桌上一杯咖啡,窗外是高楼林立,隐约可以看见远处的东方明珠。我凭着那张照片,在偌大的上海无数个高楼群中,找到了她拍照的那个位置。


    调整好角度,咔嚓,拍摄了和她的微博一模一样的一张照片。我申请了一个新的微博,发了这张照片,@了她。


    我想和她重新开始,但毫无意外,我又一次被拉黑了。


    我想给自己一个交代,我一直觉得我欠她一套写真。一套我认认真真地为她而拍摄的写真。


    153月,专业课需要,我到上海拍摄1933老场坊。晚上的时候,我走进了咔咔兼职的那家餐厅。这是我分手以后第一次见到她,她还是和以前一样漂亮,在一众女孩子中特别显眼。


    我跟她说我不耽误她工作,就在马路对面等她下班。她答应了。


    三月的上海,夜里还有些冷,我只穿着一件短袖,在马路对面等到凌晨一点半。没有等到咔咔。第二天早上我就发烧了,回到南京,在火车站晕倒,是被120接走的。


    那天的我有多么狼狈,我不知道。我只知道,后来我变得越发偏执。在和她的爱情游戏中,一直输的我,越发想要回到原点。


    于是,我伪装成一个全新的人,开始进入她的生活。


    在人人上很顺利地跟她加了好友,知道她旷宿答应帮她开医院的假条,知道她想去留学,细心地帮她准备好了各个学校的资料。


    我想,经过半年多的自我改变,或许让她以一个陌生人的方式重新认识我,我们也可以再开始。可是一个人的性格特点和习惯会成为他独有的标记,一个人伪装得再好,还是会露出马脚。


    她说:你是乐乐吗?

    我说:是我。


    她再没有说一句话。

    这一次,是我先拉黑了她。


    仿佛是给了过去一个了断的方式,我不想再等待她拉黑我,所以只好先拉黑了她。从此江湖路远,再不相见。


    <span style="max-width: 100%; font-family: 微软雅黑, sans-serif; font-size: 14px; text-align: center;  color: rgb(61, 167, 66); line-heigh



    上一页:NO.171【火车票】| 我想等一等,等一等再放弃 下一页:NO.169【十元台币】| 你知道 我还在等你吗
    
    全部评论(0)
    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