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我们
      工作时间
  • 周一至周五:09:00-17:30
  • 周六至周日:10:00-16:00
NO.176【糖果】| 而我只想把生命献给爱情,哪怕用年轻作为代价
2019-08-26 09:43:15 9
  • 收藏

    我没想到一句普通的关心,变成了你的担心 ” 

     


    ▶这是南京失恋博物展第176件藏品:糖果◀

    讲述:正月十三

    整理:馆员路歌

    声音:馆员李妖儿

    月球和太阳的引力形成了潮起潮落,地球的公转有了四季,高空中的水蒸气撞到寒冷的怀抱便有了倾盆大雨。

     

    万事万物都需要一个外在理由来阐明自己发生的原因,那么一个人的离开呢。

     

    我为你的离开寻求了很多的原因。


    远距离的疲累,事业上的奔波,内心世界的不安全感,黑色情绪笼罩时我不在你身边,而我发现这些都不是。

     

    一个人的离开从不需要外界的原因,而是在他有一丝丝放弃的念头的时候选择了放手。

     

    我承认,你是如此。

     

    你第一次说出分手的时候,我没有给你任何解释的机会,不想听你说出种种的原因,把你所有的联系方式拉黑删除,容不得你有一丝挣扎的空间。

     

    因为我一直觉得,就算离开的原因有千百种,只要我有哪怕万分之一的念头想要在一起,我就不会轻易分开。

     

    可我也不是你。

      

    分开的那段时间,我似乎更能冷静地看待我和你的关系,从开始到现在,从幕布的拉开到最后的谢幕。

     

    开始回想起和你相识的点点滴滴,怎么也抑制不住记忆的翻滚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那年我所有的空余时间几乎都用来相亲,而你是我相亲的第八个对象。

     

    从来都是走个过场,因为父母的催促,因为适婚年龄的接近,因为突然某一刻也想安定下来,但从没对相亲对象抱有幻想,而我只想嫁给爱情,哪怕用年轻作为代价。

     

    你的出现也不要原因。

     

    那天我正在逛街,接到电话通知我去见一个相亲对象,顺手买了个发卡装饰,心想着这一次又要坐到陌生人的对面说些莫名奇妙的话,不免有些紧张与忐忑,我终究不能变得游刃有余。

     

    坐在你对面不自觉地搓手,你开口问道:“为什么不谈恋爱?”

     

    “工作太忙没有时间。”

     

    你点了点头仿佛同道中人的样子,给你留下微信便也没有下文。

     

    父母倒是经常问起对你的印象如何,也敦促我要主动一点。

     

    可他们没想到,你是那个想续写故事的人。

     

    约我去看电影,提醒我收取蚂蚁森林里的能量,下班给我打电话,陪我从现实生活聊到诗和远方,暖暖的声音给晚回家走夜路的我点起了一盏又一盏灯光。

     

    原来我也可以敞开心扉,对另一个人滔滔不绝,原来我也可以遇到另一个自己而又深陷其中。

     

    虽然我在徐州工作,你在南通,但距离并不是关卡,不妨碍我们奔向彼此然后紧紧拥抱在一起。


    你知道我突然想去找你是因为什么吗?

      

    就是我们分手的时候,有一天我路过车站,突然想到你来看我的场景。

     

    没有高铁,没有动车,你坐了八个小时的汽车。

     

    站在路边好像看到那天朝你不断挥手的自己,笑容里隐藏着幸福,一步一步地和你走近。

     

    心脏好似漏了一拍,有个声音在响起,去找他吧,这次换你向他靠近


    于是我突然决定买去南通的车票,买好之后给你发了信息,你说你在烟台出差,让我再等等。

     

    再等等,或许就是你心中也有万分之一的不想分开,那我要把剩余的都替你找回来。

      

    我跑去打印我们的合照。

     

    你一定不记得我们拍过多少了张了吧。

     

    第一张是清明假期我们出去游玩,你给我编了一个柳条帽,戴着它明明有点傻兮兮而你却说很好看,剩下的很多张只要我们两个人在一起,就会扮鬼脸耍宝。

     

    去了一趟屈臣氏买了几盒你最爱吃的糖果,还是你最爱的水蜜桃味,因为我记得你说过那个味道很甜蜜,那个味道也像是我的味道。

     

    我把这些都寄给了你,或许这是我挽回你做的第一步。

      

    打电话给你你关机,再打就是正忙,快递明明已经签收却得不到你的回信,那一刻我不是没有想过放弃,但我更想不遗余力地爱你。

     

    再次决定去南通,那个时候抱着不破楼兰誓不还的信念。

     

    像第一次一样,也是买好车票告诉你,你回我信息,像第一次一样,你说你不在南通,去了黄山。

     

    可我不想如同第一次那样,我想要见到你,分手也好,不来往也好,我都想听你亲口说出来。

     

    改好车票去黄山,只不过没有告诉你,凭着你的空间动态掌握了你的行程。

     

    我比你提前来到,在山下从八点二十等到十五点五十四,整整七个小时三十四分钟。

     

    流淌而过的每一秒都会让我少些紧张,多了份见到你的愉悦。

      

    终于等到你,看到你一步一步向我走来,那么熟悉,可是好像也看不到你眼里的光亮,好像没有惊讶,或许我看到的是惊恐。

     

    你好像早有预料我会来一般,还是露出那口大白牙对我笑着说:“你来了。”

     

    “好久不见。”

     

    是啊,好久不见,不过还好,我们见到了。

      

    晚上回到酒店我先对你说了道歉,为我最开始的冲动,我也把我所有的感情赤裸裸地袒露到你面前。

     

    我看到了你眼神里一闪而过的迟疑,随口你开口,慢慢说道:“我们尽量走到最后吧。”

     

    多么幸运啊,我一次一次地尝试,挽回了你。

     

    可我还是心有余悸,害怕自己是在做梦,害怕梦境的结束,可这就是现实啊。


     

    回去之后我比以前更加努力工作,不在你身边的我只能要求自己变得更好,等到见到你妈妈的那天,我希望她看的我是一个独立自信和你最相称的我。

     

    我只希望我们不会因为物质而分开,面包我自己给我自己,你只要给我爱情和一颗相守到老的心就好。

     

    你还是经常出差,我会查当地的天气预拌,提醒你增减衣服,提醒你要带伞,虽然你视若无睹,我不想在意。

     

    就是那次简单的对话,把你内心的想法给牵引了出来。

     

    我问你什么时候回南通,而你秒回给我不要来,会给我个交代。

     

    那一刻我无法再欺骗自己可以和你回到从前,什么都没发生,我不敢确定你心里还有我。

     

    我只是没想到我一句普通的关心变成了你的担心。

     

    我还是去了南通,只不过这一次坐上车才给你发信息。

     

    你说我们不必再见了吧。

     

    我说好。

     

    其实我这一次去不是为了找回什么,即使我很希望在出站口可以看到你,这点小小的愿望对我来说是奢望。

     

    不敢去长江路,不敢去滨海公园,这些都是你平时走过的路。

     

    不敢去你的公司,怕转身看到的第一个身影就是你。

     

    我和你到最后都是没有理由的分开,而这也是我最想要的。

     

    亲爱的龚先生,为了你我甩掉身上曾经披着的软弱的外衣,我做这些不是为了向你证明我有多爱你,我只想告诉你,只要你还有剩的少的可怜的想要和我在一起的念头,我都会替你走接下来的很多步。

     

    你知道吗,最后你成为了我不敢期待未来的软肋,可你也是我冲破一切束缚为爱努力追寻的铠甲。

     

    最后我还是选择了去南通工作,放弃我现有的事业,我也固执地认为是去磨练,是去提升自己的能力,从而走得更远。

     

    可是谁又能说我做的这个决定不是为了你呢,可是也不重要了。

    《马男波杰克》


    你说得对

    我不爱你,你也不爱我

    我们只是两个孤单的人

    想少恨自己一点而已

    可能我们以后

    会一直如此

    可能我们以前

    也是如此

    不知道你们是否也会有这样的感觉

    生活好像一直是

    被推着往前走

    途中遇到的都是设定好的关卡

    一路使用标配的技能打怪升级

    不紧不慢的走到现在


    我们每天都忙忙碌碌

    也都曾趟过无数纷纷扰扰

    可是

    又有多少人真正明白

    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


     

    如果你有失恋故事


     zoesens@163.com  

    < 注:投稿内容均被默认为认可并允许南京失恋博物展编辑并发布,寄送给博物展的物品在收讫日的一个月内,可以要求回收,一个月后视为所有权转让给博物展>

    <section data-id="87410" data-tools="135编辑器" style="max-width: 100%; border: 0


    上一页:NO.177【打火机】| 我习惯了不抽烟,但不能习惯不爱你 下一页:NO.175【迪士尼门票】| 将自己调成静音,心里的海啸不让任何人知道
    
    全部评论(0)
    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