驿站公开课

全部课程
  • 恋恋老屋(一) 恋恋老屋(一)
  • 诗赞壶关大峡谷(一) 诗赞壶关大峡谷(一)
  • 这一生关于你的风景 这一生关于你的风景
限时优惠
更新中
恋恋老屋(一)
(本文作者布面油画作品《今生来世一家人》中背景为小巷里的老屋)(一)屈指数来,我成家后,先后搬了六次家。先是从父母的家搬出到单位宿舍,调离单位后搬到自家老屋住了三、四年后,租房产公司的房子住了三年,后来借钱买下了商品房。再后来,调到省城工作后,又租公房住了三、四年,把县里的房子卖掉,才在省城买下房,住着儿时做梦都梦不到的铺着实木地板、刮着仿瓷墙壁、有燃气、纯净自来水、双门冰箱、双动力洗衣机、冷暖两用的挂壁式、远程摇控的立柱式的空调、抽油烟的集成环保灶、微波炉、电滋灶、智能抽水马桶、智能淋浴房、LED液晶弧形3D彩色电视机和现在我打下这些字的电脑等等的屋子里。尽管先后搬了这么多次家,住过这么多的房子,且房子越住越精典、高档了,但晚上进入我梦乡的房子,还是在那个小县城、在那条小巷里的老屋。那年,也就是我十二、三岁的时候,家里在县城的一条小巷里,花了500元买下一栋(两边前后有一大一小的2个房间、中间为厅堂、后面是个小院)老屋的半边屋。这栋砖木结构的老屋原是在县城南门街附近的,上世纪五十年代,县里在南门街办厂,此屋就拆迁搬到小巷里来。别看老屋不是雕梁画栋,可里面的梁、柱和木壁等材料都是实打实的,很结实。特别是厅堂的椽子上,还铺钉了可档住刮风吹下瓦屑灰尘的望板(安义话,倒板),四个房间除后面一间没铺地板外,其余三间都是木地板。房间铺木地板,这是在小巷里的房子中,独一无二的事。据说,这老屋最早是周姓四兄弟的,四个兄弟一人一间。后来不知何缘故,先后去世的周家两兄弟,将自己的房子交叉给了在世的兄弟。房子由四家变两家,可每家的前、后房间却是交叉的,不在一边。这样交叉的房屋,如两家相处不好,分又分不开,拆又拆不掉,确实是不好。后来,母亲把这房卖掉也是多少出于这一点考虑的。那时,父母带着我们八个孩子在县城里租、借住房二十多年了,得知周姓老大家要卖房,父母便把多年养猪、做小工积攒的钱和节省的粮票(折价卖钱)、大姐夫从部队带来的退伍安置费,以及向要好邻居借来的钱,凑在一起买下了那栋老屋的交叉的半边屋。大人们对买卖房子是十分重视的。记得那天晚上,父母特意请码头上的个子矮小的专门写文契的老先生、居委会的干部和房子附近的左右邻舍共十几人到了居委会,搞得很隆重。母亲很激动地向大家作了开场白后,老先生就在宣纸上写好《房契》,还扯着噪子朗读一篇,接着父母和周姓老大以及在场的所有人,签名或按手印,最后居委会盖了章。房子买卖的仪式搞完后,父母炒了一大锅香喷喷的安义肉丝米粉给大家吃。肉丝粉吃过后,有人问房屋另一半的主人,也就是周姓老大的兄弟怎没有到场。母亲告诉人家,她和父亲特意去了乡下请下放在农村的周家老大的兄弟来的,可周家的兄弟也许是不和,没有来。又有人说,周家老大的两个儿子也应在《房契》上签名才行。父母觉得这个说的有理,便去了周家,把躺在床上的周家大儿子叫起来签了名,周家的小儿子也在上面写了个名。当时我也跟着去了,看到周家大儿子听说要他签名,觉得不好意思笑道:还要我签名啊。也就从这开始,我晓得宣纸的用途(文字写在上面可保存几百年)和《房契》是个什么东西。多年后,当有人欲挑唆周家老大赎回老屋和隔壁某邻居为老屋界址闹事时,我才知道当时大人们为何要请左右邻居到场在《房契》上签名后,还要周家老大的两个儿子签上名的用意。前几年,老家的同宗叔婶要同我们分老祖屋时,我也要求了叔婶他们先请好老祖屋的左右邻居到场。买了房子,从此不用再搬家了,全家人快活无比。我清楚记得,拿到房子钥匙后,我和姐姐同大人把房子的门窗、墙壁的木板和地板,都擦洗了一遍。父亲从单位拿来一些报纸,把两个房间的四周墙壁和天花板全裱了一层。在前面那个大房间内,父亲还将挂历有图的一面涂上浆糊后,细心地贴在报纸上。挂历无画的一面为白色。那时没有什么刮瓷和墙纸等什么装饰材料,有钱人家的房屋墙壁上,也只不过涮上白石灰。白石灰易掉粉,一碰就粘满身。用报纸和挂历裱了一层的房间,散发着油墨的清香,且亮堂了许多,让人感到温馨。后来,家里搬进父亲单位分的三室两厅的套间新楼房住后,母亲想到父亲用报纸裱的房子,叹道,这辈子终于有洋房,不住纸房了。印象中,家里每搬一处房子居住时,父亲总是先将房间墙壁用报纸裱了一层后,才搬进去的。那时,我家有四张床,前面的大房间和楼上各一张、后面的小房间平行摆了二张床。除父母和弟弟睡的那张床是雕花的、可挂蚊帐、三面有镜子的黑色的杂木大床外,其余的三张是用两条长凳和木板搭起的床。父母和弟弟住在前面的大房间,三姐、四姐睡在后面的小房间,下放在太平乡店前街的大姐和在礼源角发电站上班的二姐回家来了,也住在后面的小房间里。我一人住在大房间的楼上。虽然我到楼上,要从大房间的门口搭木梯爬上来、透过瓦片间隙还可看到蓝天、我一米多点的身高不能站直,但这毕竟是我一个人的“房间”、是我的一块小天地。搬进了新买的房后,家里除买了些一个五保户家留下来的长凳、桌子等旧家具外,还请木匠到家里打了顶放衣物、棉被的二节橱柜,父亲用红、黑油漆调成红木色后,把家里的这些新旧家具油漆了一遍。房子有了,家具也有了,我也开始懂事帮着家里做事了。那时,租住在老屋另一半的姓万的人家,有个说着一口普通话的老婆婆,她很爱干净,每天只见她忙前忙后扫地、擦地板和抹家具,把屋里搞得一尘不染。我也学着她的样,每天帮助家里洗茶杯、抹家具,还跪在地板上擦着地板。我把地板擦得干干净净了,大家都得脱了鞋进屋。(未完待续)
¥0.00 原价¥0.00
限时优惠
更新中
诗赞壶关大峡谷(一)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前言我们伟大的祖国历史悠久、文化灿烂、山川秀美、英雄辈出,我热爱着我们的祖国。养育我的家乡—太行山历史悠久、文化灿烂、山川秀美,英雄辈出,我热爱我的家乡。壶关县太行山大峡谷山水风光独特,名甲天下,是雄伟、壮观、美丽的太行山的杰出代表。从改革开放,进入新时代以来,壶关县委领导班子根据壶关县的实际情况,确立了以开发旅游为发展经济的战略举措,实在是抓住了根本。现在已经并且在继续抓好旅游景点的硬件工作,旅游景点的骨骼、肌肉、皮肤已经初具规模、十分丰满,中外游客川流不息,得到好评。我们都知道,有了这些还不够,必须用文化包装,赋予旅游景点以灵魂。有了文化包装的旅游景点才可以有永久的生命力。现在很多旅游景点文化包装是个短板,必须补上。我看了大峡谷之后也有这样的感觉。游览之后,思绪万千,激情满腹,不吐不快,于是就根据景观照片吟诗五百余首,连同2011年写的《壶关赋》一并送于壶关县四大班子以及旅游部门的领导,作为一份爱心献上,并作为对壶关旅游事业的支持。由于水平不高,质量欠佳,只能起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。游客们看了诗歌,再在景区尽情欣赏美景,自然会取得更好的效果。这个集子都是用“中华新韵”写的格律诗(律、绝),当然也有个别不便替代的词、字,就有些出律现象。一定存在着很多不妥之处,敬请广大读者提出宝贵指导意见。在这里首先谢过了! 作者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壶 关 赋文/常长平
¥0.00 原价¥0.00
限时优惠
更新中
这一生关于你的风景
眼看离高考还剩下几个月的时间,涵默有些许的着急。为了能考出一个好成绩,涵默放下了和乐乐之前的种种误会,积极的配合着乐乐的辅导。看着涵默的脚受伤,仍然还在坚持着复习,乐乐很是欣慰。除了帮涵默补习外,乐乐好像在不知不觉间也成了涵默的贴身小护工。虽然家里会定时定点来护工打扫卫生,煮饭,洗衣服。但比起乐乐来,涵默渐渐的发现,有乐乐在身边的日子,心里即踏实又安心。每天乐乐会按照涵默班主任发来的课程,给涵默安排着要复习的功课,习题和试卷,涵默也会认真的配合,不懂的地方会虚心的请教乐乐。乐乐看涵默复习辛苦,偶尔也会和涵默开开玩笑,讲一些幽默的笑话给涵默听;把尹正煮好的猪蹄汤热好后,放到涵默的桌边;每天会带特比出去溜溜。偶尔的看到老师没有回来,乐乐还会留下来为涵默做晚饭。短短几个月的相处,涵默觉得乐乐其实也没有那么讨厌,还挺好相处的。涵默告诉父亲自己不再需要小时工的照顾,有乐乐在就可以,严正辞去小时工。尹正告诉涵默自己要到外地出差一周,涵默心里竟还有些许的高兴,不知是因为能和乐乐相处;还是因为家里没人管的日子而感到高兴,涵默的心里竟还有了一丝丝的小期待。而乐乐却不知老师要出差一周,涵默也没有告诉乐乐。乐乐还是像往常一样带着特比出去溜溜,不料赶上下雨。乐乐没有带伞,带着特比到附近的公园避雨。涵默见乐乐没有回来,外面又下着雨,给乐乐打电话,手机关机,涵默决定出去找乐乐。涵默一边撑着伞,一边用手摇着轮椅,虽然很吃力,但涵默还是坚持着寻找乐乐。因为着急,一个不小心,涵默的轮椅被卡在石缝里,涵默用力摇动轮椅,轮椅也没有动弹。正在焦急之时,一个身影出现在涵默的身后,用手用力的推动了涵默的轮椅,轮椅挪开了,涵默很高兴。涵默转头想要感谢,却看到是乐乐和特比。看到冒雨出来找自己的涵默,乐乐的心里充满了感动。因为着急出门,涵默只戴了一把雨伞,涵默想把伞给乐乐撑。乐乐决绝了,推着涵默往家的方向走。回到家里,乐乐拿毛巾让涵默擦雨水。涵默回房间换好衣服后,从衣柜里给乐乐找了自己的没有穿过的衣服,想让乐乐换上,乐乐决绝。一边给特比擦身,一边给老师拨着电话。老师电话接通后,乐乐才知道尹正要出差一周。乐乐回到宠物店,给涵默煮了姜汤。再次返回涵默家,看到涵默还在做着习题,乐乐把姜汤放到涵默桌上。转身要走时,涵默叫住乐乐,想让乐乐帮忙解释几道习题。见涵默这么用功,留下来帮涵默解答习题。涵默一边喝着姜汤,一边静静的看着乐乐。有些知识点,乐乐也有些许模糊,一边翻看着涵默的参考书,一边自己琢磨着解法。看着看着,乐乐竟趴在书桌上睡着了。涵默从客厅里回来,看到乐乐趴在书桌上睡着了。涵默轻轻的给乐乐披上衣服,把灯光调暗,自己坐在书桌的对面看着乐乐。第二天一早起来,乐乐发现自己竟在涵默家睡了一晚,连妈妈给自己打电话都没有听到,怕妈妈误会,乐乐给妈妈发短信说自己昨晚回宿舍改论文。乐乐给涵默做了早餐,看着乐乐早餐的背影,让涵默不禁想起小时候妈妈的样子。虽然心里很想念妈妈,但一想到妈妈是为了自己的事业而选择和父亲离婚,自己又对妈妈充满了怨恨。乐乐把早餐后,回到宠物店带牛奶出去便便。乐乐牵着牛奶到公园,看到涵默带着早饭和特比,特比看到牛奶很是高兴,对着乐乐汪汪的叫。涵默伸手递出早餐,对乐乐说;“这是你忘记的早餐。”乐乐对涵默笑了笑。
¥0.00 原价¥0.00
限时优惠
更新中
尾生抱柱
窗外雷声阵阵,雾气隐隐。偶见雷裂云而过,劈开天地青气,似是龙奔虎啸,兵临城下。推开窗扉,风顺势而来,宣纸猎猎而响。不知何时云淡风轻的晌午这般被青墨浸染,我闻到龙王的气息,那是淋雨时清新而腥鼻的味道。我以为龙王将这破聚雨珠下在我的屋外,雷声贴得那么近,千军将至,雨自所有能进屋的空隙如疾马奔来,宣纸被沾染后兀自在湿水里挣扎,但再也发不出声响,墨的浓度更被这雨水冲淡了。可幸的是我的灵感,也如潮水般涌来。随手一掩窗扉,也顾不得风仍能将之吹开,打在墙上如鬼神嚎泣,我站在案边奋笔疾书,字迹潦草的认不出。我想起了尘封在心头的一个故事。埋葬了许多年。
¥0.00 原价¥0.00
限时优惠
更新中
上课铃声
前 言2014年初,我新接2010级五年级的班主任,由于当时语文教师不足,我暂时改教语文,这个班古灵精怪的学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像,便打算以他们为原型写一部校园小说,于是在QQ空间陆续分享了这个校园小说,虽自己定义为校园小说,却没有达到小说的高度,不过就是孩子们发生在学校间的日常小事儿,经过合理的润色夸张,用幽默风趣的笔法勾勒出了孩子们之间、老师之间、与邻居之间的啼笑皆非的故事。写这个小说时我已从教十年,小说里的李向鑫、王雨欣、何雨婷、潘小为、夏雨老师、杨菲主任、赵大嗓子……等人物,是农村人生活的缩影,他们身上体现出来的农村生活气息,正是农村环境变革中的写照。社会大环境的变革是必会影响到生活中的方方面面。均衡教育使农村正在向城里看齐,但农村的生活环境又使学校和学生有着农村的鲜活特点。这个小说的阅读适应范围很广,大学生、中小学生、教师、家长……都可以看看。也许都能找到自己曾经的影子,失去的才是美好的。小说没有说教,只是记录生活,整个过程渗透着生活的真实和人们之间的纯美善良,李向鑫的调皮是善良下的小溪,赵大嗓子的粗旷也是善良下的豪放,王雨欣、何雨婷的优秀更是生活中“别人家的孩子”。夏雨老师、杨菲主任虽然有些做法不合理,但都是开明、有远见、有温度的老师,也是新课改形势下开拓进取的主力。《上课铃声》写成用了大概两年时间,原题《我们在成长》,共51篇,陆续在QQ空间分享,得到了周口张振海先生和“青联“(青年教师联盟,QQ群号:106917324)好友的大力支持,有了他们的鼓励我才顺利写出了这十来万字,此次整理删减了7篇,最终用了44篇,分了章节,加了标题(不能涵盖每篇的内容)。水平有限,虽删改数次,难免有纰漏,在此说声抱歉。 2020年7月21日
¥0.00 原价¥0.00
限时优惠
更新中
歌声霞光飞万里
序《歌声霞光飞万里》是一部四万多字的中篇小说。全篇通过一个年轻女人的视觉,进入到一个五彩缤纷的社会万花筒。有初入职场的勇气与激越;有遭遇挫折的颓废与困惑;有幻似爱情的幸福与甜蜜;也有情人分离的烦恼与痛心……重新翻看了这篇小说,不知道是被里面的情节感动,还是让自己的回忆刺了一刀,眉心有种胀痛的感觉一直延伸到眼角。小时候挺喜欢写日记,写到最后都会带点自己的多愁善感,也会觉得很多圆满结局的电视剧太过于完美。总想着一些相忘于江湖或者擦肩而过的结局,爱而不得的结局也是我所钟爱。其实这篇小说还有另一个结局:薛咪还是离开了。云景回来过也走了,只不过对薛咪的态度有了很大的改变。易雨两年后来找过薛咪,又一起工作了半年,只不过是换了一家公司。总归结局都不太尽如人意,但是我却想不到别的带些遗憾的结尾。坐在去北京的火车上看着窗外后退的田野,突然就在想:薛咪为什么不去找寻一段新的感情?云景为什么不能留下来?易雨为什么不和云景在一起?不要说爱情是多么可贵,每个人最爱的都是自己,何必装得多深情!第一次来到心里想过无数遍的这座城市,它的名字都成了心中的执念,就像你会因为一个人而爱上一座城。身后有爱我的人,前方有我爱的人,人们总是为了得不到的远方去感怀。可能回头就会发现原来人生就是这样,会有很多无法释怀的遗憾,但是自己也成了别人执念的一部分。歌声千万里,霞光红满天……提一段旅程,记录一段人生。为了让自己记忆或者忘却。
¥0.00 原价¥0.00
限时优惠
更新中
大唐续歌
引子:忆往昔隋炀帝开运河,天下群雄并起,六十四处烟尘反乱,十八处擅改年号——瓦岗李密、江南萧铣、幽州刘隆真、明州窦建德、河州梁师都、饶州林士弘、凉州李轨、湖州沈法兴、兖州徐圆朗、楚州朱灿、登州李子通、济州辅公佑、山后刘武周、建州刘黑闼、东都王世充、扬州宇文化及、兰州薛举、济南唐璧。唐高祖李渊起兵晋阳,唐太宗李世民东征西讨,将那十八路反王六十四处烟尘一一扫灭,混为天下一统,建立大唐。贞观之治,国强民富;兵发突厥,俘虏颉利,一举解除百年边患;四夷来朝,太宗被尊为天可汗。开元盛世,国富民强,巍巍然当世第一大邦。然玄宗后期骄奢淫逸,奸佞当道,安史之乱,山河破碎,虽勉力恢复,奈何祸端已启,江河日下,雄风不再。此后,更经藩镇混战、宦官专权和朋党之争,大政日趋黑暗。从开元玄宗之子肃宗到末代哀帝14位皇帝,有11位都由宦官扶立。宪宗和敬宗竟被害于宦官之手。在整体素质低劣的宦官集团的操控下,大唐统治一片混乱,奸吏凶将趁势而起,贤良志士苦苦挣扎。其间,唐宣宗算是一个比较精明的皇帝,也无力改变大局。接续的唐懿宗李漼、僖宗李儇,一味寻欢作乐,奢侈糜烂,腐朽至极。皇室、官僚、地主豪绅加紧对农民的盘剥,税负日重;加上连年天灾,农民纷纷破产,到处逃亡,走上反抗之路。农民起义虽被镇压下去,然群雄并起,大唐王朝支离破碎,苟延残喘,一朝灭亡,令天下英杰扼腕。为心目中的大唐帝国,为重现大唐辉煌,无数英雄浴血奋战,一展峥嵘。复兴大唐盛世,续写中华长歌,壮怀激烈,波澜壮阔。 长安武德殿。咸通九年十二月朔日,唐懿宗端坐大宝,文武百官伏地山呼:“参见我主万岁万万岁!”唐懿宗挥手道:“众卿平身!”百官齐应:“谢陛下!”众文武分列两厢,值奉官趋前高声宣道:“有本启奏,无事退朝!”宰相王铎出班奏道:“桂管经略使送来加急奏章,原武宁徐泗军戍守边城桂林的八百募兵因一再延期服役,驱逐主将,哗变北还。桂州临近南诏,兵员缺乏,难以阻止。请朝廷定夺。”唐懿宗诧异道:“大唐还有此类乱祸?到底怎么回事?大唐边军因何哗变?”另一位宰相郑畋启奏道:“我主万岁,各镇各州轮番戍边本是军役,大唐开基二百多年,就是如此,将士从无差池。此次祸乱,皆是徐泗观察使崔彦曾统御无方,与赴桂州戍卒约定三年为期,不能践约;又加三年,戍兵更是大为不满。然戍兵一忍再忍,希望能忍满三年,回家乡与妻儿老小团聚。可三年期满,崔彦曾以种种理由,将他们强留并再次失信延宕,以军资紧张为由,再次延期一年,彻底惹恼众人,加上他信任的都押牙尹戡、教练使杜璋、兵马使徐行俭带兵一贯残暴,众戍卒长年积怨一下子爆发,驱逐三将,自行聚众北返。臣以为,徐州八百戍卒擅自行动情有可原,罪在徐州军府;朝廷当宽宥戍卒,帮助他们顺利返乡团聚。”唐懿宗点点头,道:“言之有理,大唐威加海内,戍卒也是朕的子民,情有可原,情有可原!中书省当拟旨,严惩徐泗军将帅,令戍卒所经州县一路接济,助其返乡。”“陛下,万万不可!”第三位宰臣路岩急忙出班启奏道:“戍卒暴乱,应当严惩,杀一儆百,以儆效尤;而徐泗军将帅虽带军无方,有些许过错,然徐泗军素称强悍,如切责严厉,恐兴兵反叛,这才是心腹大患,请陛下三思。” “戍卒情有可原,陛下慈悲为怀,不可屠戮。”郑畋据理力争道。 “陛下,当严惩戍卒,宽宥徐泗军将帅!”路岩坚持己见。 “这——这——”唐懿宗左右为难。 驸马都尉韦保衡出班道:“陛下,郑大人说戍卒情有可原,不可惩处;路大人说,徐泗军将帅功在社稷,不可惩处。八百戍卒驱逐将领,擅自返乡,致使边庭守备缺失,总得有人担责吧?” “嗯。言之有理。何人负责?何人负责?为什么徐泗军赴邕州的戍卒听命守法,独这赴桂州的作乱?”唐懿宗高声道。 众人不言,宰相王铎启奏道:“三年前邕州经略使段文楚上表用中原戍卒钱粮招募当地男丁布防,因此徐泗军赴邕州的戍卒三年前就返回了徐州。而桂州没有改制,后来延宕成祸。桂州和邕州同属岭南,而邕州单独改制,故而桂州落单” “原来如此。”唐懿宗似懂非懂道。 “陛下,都是邕州经略使段文楚擅自改变岭南募兵旧制,才有徐州戍卒驻扎桂州作乱的后事!桂州和邕州同属岭南,而邕州单独改制,桂州落单不平而乱起。段文楚实是始作俑者。况且微臣得报,段文楚二次治理邕州不力,残破不堪,风雨飘摇,应该严加惩办!”驸马都尉韦保衡高声道。 唐懿宗点点头道:“好!既如此立刻把段文楚撤职查办!”王铎再次奏请:“陛下,段文楚改变募兵旧制也是为了节约朝廷开支,初衷是好的;况且段文楚的祖父段秀实生前立有大功。看在段家往日功勋的份上,陛下,还是从轻发落段文楚吧。”唐僖宗不耐烦地说:“哦,大唐英雄段秀实的子孙?罢了,朕也是听着段秀实等老英雄的故事长大的,姑且从轻吧,把段文楚连降三级,到威卫分司做个闲职吧!”“陛下英明!”路岩赞道。郑畋再次启奏道:“如何对待戍卒和徐泗军将帅,还请陛下明示!” “朕恩准戍卒返乡,传旨所经州县接济用度;朝廷要对徐泗军将帅予以训诫,如不反省改过,定要严惩不贷。” “陛下圣明!”百官齐呼。“退朝!”唐懿宗站起。文武百官再次伏地山呼道:“恭送陛下!” 湖南潭州城南三十里驿站外。庞勋正率戍卒前行,忽然迎面一骑飞驰而来,骑乘之人近前高呼道:“众戍兵且住,朝廷使者已出潭州,大家立刻准备接旨!” 庞勋高声道:“传话贵人,我们都是背井离乡的苦人,今日之事不过只叶落归根,临死之际再见家人一面而已,绝非反叛;朝廷是派大军来抓捕我等,还是单单宣旨斥责?万请透漏一二。” “朝廷飞龙使张敬思大人仅仅来宣旨而已,朝廷已宽恕你们,速速就地待命!” “感谢朝廷天恩,大唐陛下万岁万万岁!”庞勋带头伏地高呼,众人感激涕零,呼号如雷。 传令者旋身而去。 大约半个时辰,一行十几人缓缓而至,为首使者正是飞龙使张敬思。张敬思来至切近,仍然端坐马鞍桥,扫视众军卒一遍,掏出一统黄娟,慢慢展开,厉声道:“众军卒速速跪列整齐,静听陛下圣旨!” 众军卒一片慌乱,互相交流着眼色,战战兢兢地跪列成排;很多刚才坐在地上赶快翻身伏地,不敢抬头。 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,徐泗军桂州戍卒作乱,罪恶深重,本当诛杀,然朕心慈悲,念众人离乡多年,忧思颠倒,姑且宽贷,并传命沿途保护,不得阻碍返乡;唯放下刀兵,听从指引,允准返乡赎罪。钦此!“ 众人一时没有回过神来,张敬思厉声道:“还不叩谢天恩!” 庞勋带头,大家乱纷纷高呼:“多谢朝廷再生之恩,大唐万岁!陛下万岁!” 张敬思指着庞勋厉声道:“你就是叛头庞勋!还不快让众人交出刀兵!速速接旨!” “正是小人。”庞勋若有所思地回首众人,很多人还在感恩涕零地呼喊着“万岁爷万岁”;庞勋趋前接过圣旨,转向众人高声道:“万岁爷赦免了大家的罪过,大家把武器、盔甲放到两旁,让张大人运走,上交朝廷所有。” 众人这才慢慢停住号哭,开始缴枪卸甲。 张敬思面无表情,看着众人解除了武装,再次冲庞勋厉声宣道:“朝廷明令,你们务必从潭州北上,渡过长江,经山南东道军府襄阳,一路东去,返回徐州,沿途州县都会接洽。万不可自专,你给杂家记下了吗?” “回大人,小人谨记在心。”庞勋躬身施礼。 “上路吧!”张敬思摆摆手道。 庞勋立刻带领众人绕过张敬思一行,急急北去。 张敬思望着远去的戍卒,方才微微一笑。 长江渡口。日头西斜,庞勋站在江边,看遍渡口那几十艘大大小小的官船,回首背后稀稀拉拉慢慢走来的八百戍卒,不由得眉头紧锁。庞勋翘首北望,看到长江北渡口数十官兵刀枪林立,严阵以待,不由得摇摇头,低声对身边的都虞候许佶道:“许兄请看,江北渡口官军严阵以待;还不光此一处,远处还有骑兵马队。为保险起见,前天我暗暗派前哨过江探查,回报那山南东道节度使崔铉分派兵马把守各处要隘;我感觉形势有些不妙,我担心山南东道要趁我们过境之时大开杀戒,以此来向朝廷邀功。““有此可能,可能很大!”许佶望着北渡口,面色凝重道:“庞大人派人打探真乃先见之举。我越发感觉朝廷赦免我们不过缓兵之计,我们决不可任人摆布;我们决不可任人宰割。兔子急了还咬人呢!何况我们八百热血汉子。末将建议暂不过江,另择他路,另择返乡之路;我们自己随机选择,让官府摸不着路径,如此方可再见父母亲人,魂归故土!““对!就以人多病弱,需要休整,暂不过江;待准备停当,登上渡船之后,出其不意径直顺江东下,进入淮南道再相机北上!我们来的时候就是走的淮南道,从军府扬州登船西来的,还是走这走过的路稳妥。”庞勋撰着拳头坚定地说。“对!从那路来的,就从那路回。”许佶有些激动地表示赞同。(庞勋借故逗留,号召大家各出私财,暗暗购买刀枪,重新武装起来;同时做好了劫持官船顺流东去的准备。) 长江渡口。庞勋和许佶带领五十个兄弟登上头船。庞勋站在船尾,看着八百军卒都上了官船,方对头船掌舵老大挥挥手道:“有劳老兄,现在可以开拔了。”“开船!”掌舵老大一声令下,头船徐徐驶离江岸。其他渡船缓缓跟随。快到江心时,庞勋早已站到船头,与许佶一左一右站在掌舵老大身边。庞勋向许佶使了一个眼色,抬手重重地拍了掌舵老大的肩头,大声道:“老大,立即停船!”“停船?走得稳稳的,停船何干?”老大转过脸来,不解地问道。“不满老大,我们几百位兄弟不到对岸去了,要掉头东去,顺流而下,直发淮南。”庞勋高声道。“顺流而下,直发淮南?官家可是命令我等渡你们到对岸山南东道啊!山南东道的官家已在那里候着呢!”老大辩解道。“那那么多废话!庞大人叫你掉头,你就掉头!再说半个不字,大爷让你一命归西!”许佶早已抽出明晃晃的钢刀,架在掌舵老大的脖子上。掌舵老大吓得一哆嗦,回头一看,水手们都被操刀的军卒控制住了,更是害怕,一时死死握着船舵,不敢言语。“调转船头!”庞勋再次命令道。“调转船头,调转船头。”掌舵老大这才使劲把船舵转向东方。大船顺水,徐徐东去。“众水手,速速开划!再有迟缓,人头不保!”庞勋转身高声断喝。“速速开划!”“速速开划!”……有的军卒已经下手捶打水手。水手们赶紧拼命划船,头船如离弦之箭飞速东去。后面的官船也已得手,次第掉头东来。八百军卒齐心合力,顺利劫持官船顺流东行,一时摆脱了官府的监控。 靠近大江北岸,一个村野码头。夜晚,明月高挂。庞勋和许佶站在船头。庞勋问道:“许大人,我们的粮食可够几天之用?”“回大人,十天半月没有问题,今天又从岸上村庄购进三十担白米,吃的没问题。小弟担心,我们就要进入武昌军军府江段,就怕军府查扣我们的船只,袭击我们。”许佶忧虑地说。“嗯。许兄的担忧很有道理。”庞勋点点头道。“大人,可有应对之策?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!如有官军截杀,我们只好以命相搏了。”庞勋不回答,沉思了一会儿,开言道:“这样吧,我们做一面大旗,把朝廷的圣旨挂在最高处;大旗正中写上‘奉旨返乡’四个大字,也许可以唬住沿途官府,不敢袭扰我们!”“妙!我们借重朝廷、圣上的大义,足以震慑地方,又可以彰显万岁爷皇恩浩荡!肯定行!万岁爷听闻此事,龙颜大悦也未可知啊!”许佶大赞道。“事不宜迟,速速办理!”“谨遵大人吩咐,小弟这就带人登岸做这旗帜,连夜施行!”许佶拱手而去。此法果然奏效,庞勋船队一路畅通无阻,顺利到达扬州地界,遂弃船登岸。 淮南军府扬州帅堂。淮南节度使令狐绹正与众人议事,小军来报:“启禀大帅,徐泗驻桂州的八百叛兵渡过长江,打着‘奉旨返乡’的大旗,正从扬州城西经过,请大帅示下。”“本帅知道了,下去吧!”令狐绹摆摆手。小军拱手而退。令狐绹正沉思间,行军司马趋前拱手道:“桂州戍卒违抗军令,自行结队返乡,实为叛乱;陛下海量,朝廷宽怀,故而优容,此等草芥不值陛下和朝廷明令,今天他们经我军府,大帅何不下令围而捕之,以报效朝廷,惩戒天下不法之徒?”令狐绹摆摆手道:“不,不!此乃太平盛世,大唐富足安宁,岂可妄动刀兵!再说朝廷已有明旨,令沿途接济,我们岂能逆命而行?‘奉旨返乡’的旗帜正彰显皇恩浩荡,天子仁德齐天,岂可违逆!礼送优容,上合圣意,下结民心,岂不美哉!还要有劳司马大人,带上熟食三车、美酒两坛送于舍命返乡之人吧。”“谨遵大帅钧令。”司马拱手而出。(离家六年整,在庞勋等人的带领下,八百戍卒历尽艰险,终于返回苏北故土。)
¥0.00 原价¥0.00

今日推荐

更多相关内容
下载有礼
扫一扫下载APP
新人签到最高领99元礼包
1.5W+名校课随心下载
海量专家陪你在线学习
  • {"error":400,"message":"over quota"}